晁盖出征前被大风吹折军旗,金圣叹从宋江的表

2019-05-14 11:00

宋江一直都在极力阻止晁盖掌控梁山军权,但是在征讨曾头市的时候,宋江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晁盖出征前被大风吹折军旗,面对凶兆,吴用极力劝阻晁盖出兵,因为即使没有这场大风,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此次出征凶多吉少,但是宋江却出人意料地保持沉默。预示晁盖将死的凶兆出现,宋江为何一言不发?金圣叹说:这里面有阴谋!

金圣叹之所以说宋江一言不发背后有阴谋,是因为他在宋江表现中,发现了四个问题。

熟读水浒原著的读者诸君都知道:自从宋江上梁山之后,托塔天王晁盖的日子就过得很憋屈。宋江一上梁山,就先给晁盖来了个下马威。第一次排座次,宋江一句“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已经算梁山半个老人的花荣秦明等人就变成了“新人”,宋江那一撇子坐了二十七个,而晁盖这边只剩下九个人了。人数对比三比一,真要火并起来,只要公孙胜不出手,晁盖一伙就会被灭掉了。

在第一次排座次之后,宋江就剥夺了晁盖的话语权和兵权,晁盖要杀杨雄石秀,宋江鼓动大家“劝阻”,戴宗更是毫不客气地威胁:“宁乃斩了小弟,不可绝了贤路。”这就是要撕破脸皮的节奏了,于是晁盖眼睁睁看着宋江收买人心做了顺水人情。

再看打祝家庄之前,宋江根本没有征求晁盖的意见,完全是宋江自作主张:“宋江教唤铁面孔目裴宣,计较下山人数,启请诸位头领,同宋江去打祝家庄,定要洗荡了那个村坊。”然后才给晁盖分配了任务:“除晁盖头领镇守山寨不动外,留下吴学究、刘唐,并阮家三弟兄、吕方、郭盛,护持大寨。原拨定守滩、守关、守店有职事人员,俱各不动。”这个过程中,晁盖成了被无视的提线木偶。

此后无论是打高唐州斗法破高廉,还是三山聚义打青州就史进,都是宋江带队,他拒绝晁盖带兵的理由只有十一个字:“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所以无论是收双鞭呼延灼的铁甲连环马,还是火拼芒砀山混世魔王樊瑞,都是宋江去做人情。读者诸君都知道,在招降纳叛这件事上,降将就像刚出壳的小鸡仔,它会把第一眼看见的动物当做父母。宋江就是把握住了这一点,磕头下跪换取了新人的忠心。

新版本的水浒传里,宋江要去打曾头市,一开始宋江是劝谏了的,但是金圣叹金圣叹和李贽(明代官员、思想家、文学家,心学泰州学派宗师)、王望如(明末清初评论家)、余象斗(明代著名小说家、评点家)所看到的水浒传,宋江全程一言不发。至于新版本的水浒传为什么美化宋江,可能是自己想当宋江也想让读者都当软骨宋江的人主编的——有些朝代比如清朝,是需要老百姓表现出无原则的“忠心”并甘当奴才的。

按照未被篡改增删的水浒原著记载,当时的情况是曾头市编了一首歌谣:“摇动铁镮铃,神鬼尽皆惊。铁车并铁锁,上下有尖钉。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曾家生五虎!天下尽闻名!”正是这首歌谣气坏了晁盖,于是晁盖听罢,心中大怒道:“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我须亲自走一遭!不捉得这畜生,誓不回山!我只点五千人马,启请二十个头领相助下山;其余都和宋公明保守山寨。”

晁盖愤怒出征,宋江吴用都没有一言相劝,而是在“山下金沙滩饯行”。这时候金圣叹发现了第一个问题:“ 上文若干篇,每动大军,便书晁盖要行,宋江力劝。独此行宋江不劝,而晁盖亦遂以死。深文曲笔,读之不寒而栗。”

正在饮酒之间,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晁盖的认军旗(凡行军,主将各有旗以为表识,谓之认旗)咔嚓一声就被吹折了。一看凶兆出现,送行的和出征的梁山好汉都大惊失色(众人见了,尽皆失色)。金圣叹又发现了第二个问题:“这里只写众人失色,由此可见宋江并没有大惊失色。要不然不然为啥不写“宋江等众人”五个字?”

这时候智多星吴用还是很够意思的,他苦苦劝阻晁盖:“哥哥方才出军,风吹折认旗,于军不利。不若停待几日,却去和那厮理会。”接下来一句话更是值得注意:“吴用一个那(哪)里别拗得住,晁盖引兵渡水去了。”请注意,是只有吴用一个人劝阻。于是金圣叹发现了第三个问题:“大书吴用谏,以见宋江不谏,深文曲笔,遂与阳秋无异,句句深著宋江之罪。”

宋江在晁盖出征后,也不是啥都没做,而是“密叫戴宗下山去探听消息”。这时候金圣叹发现了第四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此语后无下落,非耐庵漏失,正故为此深文曲笔,以明曾市之败,非宋江所不料,而绝不闻有救缓之意,以深著其罪也!”

其实细看原著,我们就会发现,吴用是不赞成晁盖出兵又不好公开反对,因为难得有一次晁盖带兵而宋江没有阻止。但是不管吴用军事素养如何,只要读过一点点兵书,都知道晁盖此行连半点胜算都没有:兵法上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晁盖以弱势兵力去主动进攻兵力占优而又深沟高垒严阵以待的曾头市,其实就是去找死。

大家都知道,曾头市是有资格跟梁山叫板的,不要说史文恭的战斗力在梁山几乎没有对手,就是曾头市的兵马,也几乎相当于三个整编团或者一个乙种师:“聚集着五七千人马。”那么晁盖带着去打曾头市的梁山军有多少人呢?是“点起五千人马,请启二十个头领相助下山”。

这时候只要不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晁盖,傻子都能看出此行凶多吉少,大风吹折认军旗,不过是给了吴用一个劝谏的理由和借口而已——他是真心不想让晁盖去冒险。

仅仅是在晁盖带兵攻打曾头市之前,金圣叹就发现了宋江的四个问题。这时候就要请问读者诸君:您认同金圣叹的分析吗?你从宋江的表现中又发现了哪些连金圣叹都没发现的问题呢?

分享到:
收藏